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腐败的原因与治理(3)  

2012-05-25 06:0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具错位,是关键原因,此为第二方面。

我有一个观点:不干事,不犯错误;干小事,犯小错误;干大事,犯大错误。

按照这一观点,中国目前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时期,这没错;搞经济建设,不出经济问题,那出什么问题?这很正常;然而,腐败的严重程度超过人们的容忍限度,那么,国家是会出大事的。

搞经济建设,如果把人民变成为腐败人民、把官场变成为腐败官场、把政党变成为腐败政党,那这比什么错误都可怕!中国封建社会几百次的农民起义,都跳不出兴亡“周期律”!凡子希望共产党人的革命,能够跳出这个周期律,因为凡子认为这不仅是共产党人的大事,更是中华民族的大事,也是人类大家族的大事。

到目前为止,以腐败罪名被治理的最高级别的官员是政治局委员,分别是三个直辖市的主管。要说,这种高官腐败被处置真乃大快人心,但是人们却没有感觉出多少快乐的滋味,人们似乎对于这些高官表现出某种敬意。 

其实,远距庙堂的草民们,对于庙堂之上的是是非非有着惊人的洞察力。何以见得?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的林彪可谓红得发紫,是炙手可热的人物,那时候我在生产队和农民大伯、大叔们一起干活,人们一边干活一边议论“朝政”,对我一点也不避讳!那时候人们说林彪的“坏话”,我听后觉得有些诧异,认为不可能,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正统,对于“伟人们”自然也很敬仰。但是,碍于情面,我不好意思批判他们!然而,历史的发展却应验了这些与庙堂毫无瓜葛的目不识丁的老实农民的话!后来的四人帮,也有类似现象的重复。当然,对于林彪、四人帮也要客观评价,那是另外话题。

自此之后,我不敢高看自己,我亦不敢小视草民!由此,我开始学着“思考问题”和“研究问题”。

我们是人口第一大国,各种矛盾自然最多,而矛盾的汇集点就是最高决策层!围绕着认识问题、政见问题、权利问题、路线问题等等的分歧自然激烈,这些问题往往交织在一起,难以理清。

但是,在处理认识问题、政见问题、权利问题、路线问题时,如果把反腐败作为“工具”使用,反腐败不是就变味了吗?这样,不是把反腐败的常态化,而是把反腐败作为路线之争、权力之争的工具常态化!

人们会问:如果那几位主管不是由于权力之争、路线之争,怕是不会东窗事发吧?人们会问:如果其他许多主管深知自己腐败多多,那自然不会陷入权力之争、路线之争而避免东窗事发吧?

人们会问:既然是法制社会,那么多少件、多少次的重大案件,为什么不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呢?比方关于南德牟其中一案,十多年来为什么不依法处理呢?当事人一次次的给最制最高权力的努力,比方,从毛泽东的党权、军权终身制,过渡到邓小平的取消党权、军权终身制,再过渡到江泽民的党权、军权分开交接制,等等,应该说是个缓慢的进步过程。

高层圈子内的二十多人实名举报却如泥牛入海!这些国内外影响巨大的案件尚且如此,那些成千上万个小一些的案件的遭遇就可想而知!

当然,不论何种原因,被拿下的高官只要有一些腐败问题,那也是罪有应得!问题在于,这是一种官场导向。腐败官员都不是脑残,自然知道怎么做不会东窗事发!这成为官场最大的潜规则!这自然是上下一致,而这种表面的上下一致,成为一种环境庇护,潜在风险巨大!因为,腐败官员有了这种环境庇护,官场生态将会怎样?因为,一个贪官,尤其是位高权重的贪官,不论怎样的腐败,只要在政治上、路线上不出问题,如果没有偶然原因就可以安然无恙。

这就解释了另一种现象:为什么一些官员不断的腐败,却不影响不断的上爬!

这就是“工具错位”,也就是说,以反腐败为工具,解决的本质问题却不是腐败!工具错位,效果也就错位!这样民心不服! 

这段文字刚写完,看到马西彦先生的评论,评论说:“腐败至少分为两种:一种是经济上的腐败如偷盗钱财,一种是政治上的腐败如偷盗权力。前三十年,经济上的腐败确实不多,但政治上的腐败十分严重。其实,有了政治权力就有了一切,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再去经济腐败,尤其对最高权力来说更是如此。所以,不能够只看到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防腐的根本措施是各种权力的制衡,而不是依靠道德自律和清官表率”。

我基本赞同马西彦先生的“权力腐败”观点,这是很复杂的问题。其实,提出“工具错位”,就隐含着权力腐败的意思。但是,“权力腐败”不是本文讨论的重心,并且,“权力腐败”问题,共产党人似乎有清醒的认识,而且在做着限制最高权力的努力,比方,从毛泽东的党权、军权终身制,过渡到邓小平的取消党权、军权终身制,再过渡到江泽民的党权、军权分开交接制,等等,应该说是个缓慢的进步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