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道学事——请读读赵云喜老师的“老子Q语热”(1)  

2012-02-18 15: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子Q语开播之后,云禧的圈子出现了“老子Q语热”,不同人群见仁见智,其间不乏智慧之言、惊世之语。然而,云禧更愿意将沉重的话题放在前面发表,以保持结构的完整性。

崇尚老子者,或为修身,或为立业,或为自己,或为社会。与书斋学者不同,云禧游走于资本圈,左顾资本,右盼道德,胸中装着文化,引发网友若愚的关注:

若愚:先生喜欢老子,自然是偏爱道家了。但从先生的经历看,不仅不消极,好像还很积极呀。

云禧:道家的消极态度实则为误解。老子之后的道家人物,多放大了老子的消极元素,崇尚自由自在自然自得而淡化担当意识,甚至消极遁世。道教创立之后,更是只求自我修炼,以图羽化成仙自我完善,而不去积极影响社会。这恐为道教日渐萎缩的原因之一。

若愚:先生在老子中读到的是积极还是消极?

云禧:既非消极也非积极。读老子,首先要读出老子的格局来。

若愚:老子是什么样的格局?

云禧:老子全是整合观的大格局。譬如今天我们讲求和谐,但人们一般理解的和谐只是人与人之和谐、人与社会之和谐,而淡化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其实人与自然的和谐应该首当其冲。老子的和谐观,既讲求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也讲求自我精神的内在和谐,是一种整合的大和谐观。

若愚:认同。

云禧:今天人们所讲求的道德,实际只是“失道之德”,即违背天道的人类私德。

若愚:怎么解释呢?

云禧:从宇宙、世界和社会的大格局看,人与人的关系和谐只能算作私德,人与自然的和谐为公德。自然之道为天道,天道生公道,公道生公正,公正生公德,公德生公民。

若愚:真是大格局呀!

云禧:老子尚道,而为公道。道法自然,是大公之道。以人为本,则以人为中心,致使人类穷奢极欲,践踏自然,违天道而尚人道,糟践天德而重人德。就是说,人本革命,对于冲破神权、树立人的主体性意识具有积极意义,但人本主义引发的工业革命,已经演化到了凌驾于自然大道之上的肆意发展,结果人道违背了天道,最终必遭天谴。现在看来,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已经有失公道。

若愚:先生论及老子,“公”字当头呀!

云禧:解决当今诸多困局的密码,全在一个“公”字上。李耳先生说,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真能解读这段话,则可解开世界难题。

若愚:能否说些具体的?

云禧:与世界而言,人类所面临的共同矛盾,是人与自然的矛盾。工业革命极大地提升了人类的生产力,也同时极大地放大了人类的破坏力,人类的享乐建立在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之上,今天的奢侈是建立在透支子孙生存资源的基础之上,的确不公!人类若想在地球上继续存活,就必须敬畏自然,主动约束自己的消费能力和生产能力,此为人类的大公道,也是大公德。

若愚:没错,G20会议核心,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

云禧:与中国而言,经济高度发展固然可喜,但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成为社会能否长期和谐发展的关键。

若愚:你所说的“资源分配”是什么资源?

云禧:就是民生的先天资源。可举例说明----土地资源属于民生的基本资源,需要由国家公平分配,不可市场化;教育资源属于每个人在获得生存能力之前的先天资源,不可以市场化等等。我这里说的先天资源,就是不能靠自我能力获得的资源。

若愚:你反对土地资源的市场化?

云禧:土地资源可分为基础资源和市场化资源,基础资源属于民生资源,不能等同于市场资源,必须严格区分,而不能完全市场化。土地资源完全市场化的后果,会使大量的农民失地,而市民则在住房方面承担过大的土地成本。如不能合理控制,土地市场化后患无穷。

若愚:如此说来,你也反对教育资源市场化?

云禧:没错。教育资源是针对尚不具备创富能力人群的基本资源,所以我称作先天资源。教育产业化会导致两个后果,一是经济能力低下者失去了教育的机会,对个人而言是终身损失,对国家而言是百年损失;二是富豪阶层的后代上了贵族学校,而贵族教育模式对孩子来说,更是害多利少。孔子当年还能做到“有教无类”,在今天我们却做不到了。

若愚:你是不是又在提倡平均主义?

云禧:你误解我了。对于能够高收入、高消费的人群来说,是否高消费属于个人行为,你能够买豪宅谁也不能干预,而且可以拉动经济增长。但这些属于后天资源,而非先天资源。当然,先天资源还包括基本的健康保障资源、就业保障资源、养老保障资源等等。

若愚:你是说政府的职能首先在资源管理上?

云禧:是呀。政府的职能首先是公平地分配资源,民生资源必须按照福利的模式分配,而不能按照市场化的手段分配资源。如果这样的话,政府就变成了商人。也就是说,政府是公共资源的管理者和配置者,却非经营者。譬如土地,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之先天资源,农民与土地之关系,犹如鱼水关系。农民失地,属于先天生存资源的根本性损失,与补偿大小无太大关系,再大的补偿,都不能解决农民的长期生存问题。

若愚:先生如何看待农民工问题?

云禧:农民进城,有业无产,只是生存的权宜之计。城市是按照富人的生存逻辑运行的,农民工的财富增长方式,在总体上永远赶不上城市生活水准的增长,所以农民进城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实现身份转换。对农民而言,失业事小,失产事大。古人云,有恒产者有恒心。社会长治久安之道,在于保护人人有产,使农民保持再生产能力。

若愚:如果按照市场机制,弱者就不能获得保护。

云禧:说得好。市场经济,指的是经济领域,而非政府职能,政府职能市场化,受损失的只能是弱者。弱势者保护私产,乃社会稳定的底线,国家机器则以保护弱者私产为底线。而保护弱者的私产,靠弱者自身,则如螳臂挡车。弱者无产的后果,不敢设想呀。

若愚:是否先生对市场经济也有怀疑?

云禧:你误解了。中国至今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而是由国家国有经济为主导、以民间市场经济为补充的经济结构。国际经济风云变幻,但中国经济得以保持基本稳定,当然是国家经济主体的作用。但是,国有经济并非民生经济,国有经济体量很大,但对就业等民生事业的贡献很小。

若愚:先生说的民生经济是什么意思?

云禧:其实中国的经济结构大抵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国有经济,二是官有经济,三是民有经济,体现出了国家、政府和个人三者的经济利益关系。其结构为倒三角,国有企业的GDP贡献率占了绝对优势,但就业指数不成正比;官办经济实际就是开发区经济、土地市场经济、重大项目建设等,其主要功能是承担大量的行政成本,而就业指数也很低;民有经济就是民间经济,是民众自行经营的经济体,所占用的资源最少,而就业指数最高。所谓的民生经济,实际主要就是民间经济。

若愚:这三者的关系怎么处理?

云禧:国有经济过大,必然导致经济资源过于集中,这样也不利于民生经济的发展;官办经济过滥,是目前中国经济结构的根本症结,其最大的弊端是消耗资源,并支持政府机构庞大,行政成本过高;民营经济占有资源太少,导致大量民营企业主通过权力寻租获得经济资源,致使腐败滋生,后患无穷。

若愚:如何解决这一困局?

云禧:奥妙还在一个“公”字上。我极不愿意认同“民营企业”这个称呼,因为所谓的“民营企业”是相对于“官办企业”才可以存在的,认同“民营企业”就等于认同了“官办企业”的合理性,民营经济显然就是官有经济的对应体,没有官有经济也就没有民营经济。任何国家都需要国有企业,但民营企业的说法却很不合理,企业就是企业,为何一定要加上“民营”的标签?实际就等于将这些企业边缘化了,这些企业不能享有正常的国民待遇。在我看来,“民营经济”应该是被逐渐淡忘的字眼。

若愚:名不正则言不顺呀!

云禧:太对了!其实国有经济不等同于公有经济,官办企业也不等于公有经济。在我看来,公有经济建立在公民均等占有经济资源的基础上,即人人有产,人人具有生存和创业的本钱。只有绝大部分民众享有了应有的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才能带来大众创业、大众经营、大众就业的民生经济大发展。

若愚:先生要重新定义公有制?

云禧:没错。社会主义的本质回归,是公有制之全面体现,而非国有制的无限发展,更非官办经济的泛滥。所谓的公有制,就是只要超出了个人和家庭成员所组成的股份制企业,都属于公有制企业。国家的金融资源、政策资源等,不能只针对国有企业,更应该针对所有的股份制企业。只要是中国公民创建的企业,都是中国企业,都应该享有国民待遇。

若愚:不错。但当下的社会体制很难兼容。

云禧:与社会而言,构建公民社会,乃当下最高的社会理想。而目前中国的社会结构特征,更多的是官民特征。民众就业、经营等,更多地依靠政府权力资源,而非公共资源。也就是说,许多关系民生的资源被权力化,而非公共化。而官民社会结构,必导致社会生态失衡,政府愈发庞大,只有靠高增长来承担行政成本,随即带来生态资源的浪费,因为官方推进经济增长的主要方法就是投资拉动型手段,必然形成超常的能耗。

若愚:那么,如何建公民社会?

云禧:民生资源福利化,政府资源公开化,经济资源市场化。大力发展民生经济,其核心就是重新分配资源。民生资源(农村土地、教育、医疗、城市住房等)市场化、权力寻租等,就是把所有的资源全部市场化了,政府就会变成一个最强势的商业集团。

若愚:实现这些理想,主要障碍在什么地方?

云禧:在文化改造层面。公民社会之核心,是以社会公平正义为基础,经济资源共享,公民权力高于行政权力,树公道,立公德,在全社会崇尚公民意识。

若愚:先生为何要强化“公德”概念?

云禧:构建公民社会,当以公德建设为核心。中国人并非无德,但多有私德而缺乏公德,这当然与中国的文化传统有关系。

若愚:先生怎么评价孔子的儒家道德思想?

云禧:孔儒之德,实为私德,或为一朝之私,或为一家之私。孔德之于家国,则为驭国之术,孔德之于家庭,则为驭家之术,故称为儒术。总体上,孔儒道德核心为封建道德意识,对封建社会而言,半部论语治天下,并非妄言。说穿了,半部论语驭天下而已。

若愚:先生这样评价儒家道德思想恐有不妥吧?

云禧:文化本无优劣之别,关键看选择文化的理由。孔儒在中国之弘扬,是中国数千年封建王朝选择的结果。但凡创天下者,皆为孔德之叛逆者;但凡得天下者,则为孔德之保守者。以德治国与以孝治家同工异曲,儒家道德与治国与治家都是最重要的文化工具。如果没有今天的全球化、工业化、信息化,我们仍然没有摒弃孔儒的理由。

若愚:先生是说,我们不应该选择儒家道德文化?

云禧:孔儒从来都是在批判中被成长的,所以今天的孔儒也不应该拒绝质疑和批判。但有一个事实必须接受,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孔儒的文化基因,我们不可能真正抛弃孔儒。而在今天,中华民族面对新的世界格局,面对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大格局,必须在新的文化坐标上重新定位中国文化。对于孔儒,敢于扬弃是一种文化自觉,而非文化背叛和沦丧。

若愚:如何扬弃?

云禧:儒家道德文化之所以具有生命力,是因为它在人性、人道、人伦方面具有丰富的内涵和广泛的实用性。但孔儒之德,总体上建立在等级社会基础之上等级伦理观,与人类“人人平等“的主流道德思想相悖,也是构建公民社会最大的道德障碍。试问今天的中国人,谁愿意在人格不平等的状态下生活?仁爱看上去是美德,而“被仁爱”则意味着地位的低下,也许就是人生之不幸了。

若愚:先生有没有想过,中国大部分人都尊奉儒家道德?

云禧:我没有从众心理,不会因为信奉的人多而放弃了追问和思考。崇尚人人奉献,人人谦让,看上去很美,但隐藏了极大的道德风险——倘然主持游戏规则者不遵从此逻辑,让大家做雷锋自己却不做雷锋,岂不成了盗窃者?正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其实,世上“集体”的组成,大抵有两类,一为保护每一个人私利的集体,一为崇尚人人奉献的集体。前者,大公若私;后者,大私若公。中国早期道家代表人物杨朱先生之“一毛不拔”精神,就属于前者。西方社会就是按照前者的逻辑构建的,不管我们主观上是否接受,西方的社会制度都会影响到我们,也会成为我们比较选择的模板,我们不能无视它的存在。

若愚:按照先生设想的,构建公民社会的焦点在什么地方?

云禧:中国社会生态失衡的特点,表现在精英社会势力过于张扬,精英学者总是为强者代言,不仅可笑,而且可憎!在我看来,精英阶层经济上有实力,政治上有话语权,社会上有地位。而许多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本身就是因为占有了弱者更多的资源,精英学者仍为他们代言,不是仗势欺人又当何解?不能因为精英阶层存在的合理性而变成维护精英唯一话语权的理由。现在的问题并不是精英没有话语权,而是弱势者缺乏话语权。打开电视,是主流政治精英的声音,打开网站,是主流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的声音。我们每天看到的都是主流的声音,而看不到非主流的声音,这是不正常的。

若愚:先生比较认同哪些学者的观点?

云禧: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他的观点,而是他的立场。我举一个例子——同样一个人,当他坐在公交车上时,每当车子靠站,他会对欲上车的人说,别上了,车上太挤,等下一趟车子吧;但如果他在车下等车子,每到一辆车子,他会对车上的说,车子虽然挤了一点,好歹让我上去吧,下趟车要等好久呀!试想,同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两个完全相反的观念?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水平,而是因为他的处境。我将此称作“公交车效应”。

若愚:先生是说立场比观点重要?

云禧:没错。一个公正的社会环境,必须给不同处境的人话语权。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你不能因为他曾经放过猪就认为他能够代表农民;一个穷人通过努力进入富豪阶层,当了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你就不要以为他还代表穷人。人们只会维护当下的利益。

若愚:难道主流学者没有好的思想和理论吗?

云禧:不能这样说。不过,我也注意到,那些所谓的主流学者吹嘘的“MBO”、“城市经营”等等时髦理念,到头来只不过是为创富的精英找一个美其名曰的说法而已。中国出现过的最伟大的思想之一,是安徽小岗村18位农民的一次冒死的行为——为了不被饿死,偷偷分包了土地。他们没有“海龟”的背景,没有上过MBA,他们没有想到过代表谁,他们只是做了一次没有被别人代表的事情。然而,正是这种自私行为,成就了中国的农村改革,而且至今未改。如果我有权推荐诺贝尔奖的话,我愿意推荐这18位农民获奖。

……

保护我们的社会生态,从保护弱势者的话语权做起,没有公平的表达权,就不可能有公平的社会生态;保护弱势者的生存资源,也就是保护精英阶层长期存在的基础;公民社会才是真正的科学构建,才是保证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