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资料---中国从未公开的诡秘事件(2)  

2011-06-13 23:4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有读书会朋友读到《宇宙易景》“智能人”等章节,提出一些问题,比方对“人类自身智能、自然智能和人类创造的智能的融合”等等问题不理解!转载此文以帮助理解和扩大视野!) 

  回想一下还是很奇怪,当初为什么雷总会亲自点名把我从地方部队的医院调到091来呢?我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调到这个特殊的单位,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处理着特殊的事情,只是我这个人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会议室在一楼,宽敞明亮,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里是某个大学的讲堂。

    我和大张去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了,雷总却还没到。

    “刘子,听说你昨天晚上 晕菜 了,你那胆子咋那么小啊?没事了吧?”

    说话的是小田,东北姑娘就是大嗓门儿。看来大张那小子今天又没少埋汰我。

    “来,大家欢迎我们091的英雄,刘干事。”大张也没闲着。

    其他人还真跟着鼓开了掌。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说:“没事没事,只是跌了一下,不影响革命工作。”我尴尬地解释着。

    “咳!”那熟悉的咳嗽声从门口传来,雷总到了。刚才还喧闹的屋子马上安静了下来。

    雷总背着手,站到我们面前,和以前一样,毫无表情。

    “都说说吧,如果没有很重大的发现,就尽量简单明了。王浩先说。”

    “今天早晨,我们对尸体进行了详细的解剖分析,结论如下:

    1.尸体身高1米7左右,男性,脑部为正常人体组织。可以确定,该生物具有和人同样的智慧与行为。

    2.手臂组织外貌与螳螂几乎一样,只是大了许多。质地坚硬,而且相当锋利,带有倒钩,内部肌肉组织发达,力量出众。

    3.心脏、肝脏以及肺部等其他组织功能基本与人类相同,只是皮肤被类似昆虫外壳的组织取代,硬度不如手臂。

    4.从胃里残留的食物来看,该生物死前所吃的大部分都是蔬菜与谷类,部分是熟的。他的生活习性应该和人类是一样的。

    5.腿部肌肉类似人类的,只是肌肉极其发达,任何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强度。

    6.血液与人类相同。

    7.从类似昆虫组织与类似人类组织的集合部分来看,可以确认,如果该生物存活的话,应该能继续演化。至于最后变为什么形态,还不能描述。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先期假想结论为人类突变而来。”

    王浩说完,扶着眼镜,看着资料,似乎有太多太多谜还没有解开。

    雷总依然没有表情:“小田,到你了。”

    “报告首长,昨天我已经说过,历史上昆仑传说一直都是比较正面的,并没有听说过什么邪魔外道。但是今天一早我查了几份民间的野史,以及一些所谓旁门左道之书,却有些不同的发现。这些书籍似乎也对昆仑十分崇拜,但是他们对昆仑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小田顿了顿:“有很多旁门左道之书均有相似的记载:西王母,昆仑之主,人面蛇身,乃天下众魔之长,万妖之母。曾生万妖对抗于天,终被天雷所焚,其精血遂化于莽莽昆仑,每当天地异象,必有其妖子复活。

    “同样是对于昆仑的理解,为什么会产生不同的结论?我还没有想明白。”

    “地质方面的报告呢?”雷总就是这个样子,像个上足了发条的钟表,时刻不停。

    “报告首长,根据昨天的军方报告,我调查了一下事发当地的地理环境。该地处于昆仑山北麓,属于昆仑山脉外围,1951年曾有火山爆发,并伴有泥石流。其他并无什么奇特之处。”赵晓飞回答得简单明了。

    “哦。”雷总抱着手,闭着

    眼睛,似乎思索着什么。

    “你们信鬼神吗?”雷总突然问了一句。

    我们不知道雷总为什么会这么问,所以一片沉默。

    “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雷总缓缓说道,“我不信鬼神!地球已经存在46亿年了,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几千年,而这几千年当中,有明确史料可查的,却少之又少。我们的文明大部分都存在于我们的神话与传说中,与这浩瀚的宇宙和不尽的时间相比,我们甚至连一粒尘埃都不及。但恰恰是我们这些尘埃构筑了无比灿烂的文明。

    “但是,我们对于宇宙,对于时间,对于天空,对于大地,对于海洋,对于这千奇百怪的生命,甚至对我们自己,却仍然没有根本的了解。大江东去,千帆过尽,历史留给我们的几乎仍是一片空白。我只相信有暂时不能解释的事情,但不相信有永远不能解释的事情。即便存在鬼神,我们也要把他挖出来,也要用我们人类的语言来诠释其奥秘,为子孙后代留下我们真正的文明足迹!这就是我们091存在的意义了。”

    雷总闭上了眼睛,手指掐着眉心。他似乎很累,但看来必须得去趟昆仑山,会会这些“鬼神”了

    峰外多峰峰不存,岭外有岭岭难寻。

    地大势高无险阻,到处川原一线平。

    目极雪线连天际,望中牛马漫逡巡。

    漠漠荒野人迹少,间有水草便是客。

    粒粒砂石是何物,辨别留待勘探群。

    我车日行三百里,七天驰骋不曾停。

    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

    驱遣江河东入海,控制五岳断山横。

    当年陈毅副总理路过昆仑曾经感慨万千,千里昆仑层层叠叠,雪压着云,云连着雪。我们一行二十多人站在山外,遥望昆仑的时候,也欷歔不已。

    1961年12月,091一行22人,进驻昆仑山西北侧的武家村。武家村很小,全部为汉人。据说村民祖上全是当年的戍边武士,民风淳朴粗犷。

    我们驻扎下来后,便开始了紧张的进山准备工作。

    时值寒冬,北风阴冷刺骨,日夜不停,我们的帐篷也被吹得飘摇不止,调查工作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开始的。

    当地的公安领导和驻军领导,以及经历过螳螂人袭击事件的几个村民与我们聚在一起,讨论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10月,秋末进山打猎的最后时限,各家青壮年基本都有进山打猎的。随着天气逐渐转凉,大部分进山的村民都带着猎物回到了武家村。眼看到11月了,竟然还有几个人未归,这几个人的家人就开始着急。往年到了这个时限,进山的猎人不管是不是有收获,应该全部归来才对。而今仍有未归者,估计是碰上什么意外了。

    于是,当地公安、驻军以及村里的民兵便联合进山搜索,一直没有什么消息,直到有一天,几个村民被形似螳螂的怪物袭击。

    在驻军、公安与村民的联手努力下,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后,才击毙了那只怪物,也就是现在还在我们091保存的那只人形螳螂。

    透风的帐篷,昏暗的行军灯下,十几个人围成了一圈,开始分析当时的情况。

    雷总喝了口热茶问道:“武村长,失踪的那几个人最后找到了没有?”

    “至今也没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唉。”说话的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裹着大袄,低着头,似乎还沉浸在悲痛当中。

    “哦,那么最近山上可有什么异常吗?”雷总又问。

    “没有,一直都是那样,和往年一样。”武村长仍然摇头。

    “老伙计,你说说有什么发现?”雷总又问当地驻军的首长郝团长。显然,他们曾经很熟悉。

    郝团长是山东人,虎背熊腰,加上冬天穿得多,那身材更显得与众不同。

    郝团长瞪着牛眼,愤愤地说:“妈了个巴子的,俺在这里牺牲了11个孩子,除了毙了那个王八蛋,屁也没查出来。老雷,你一定得查个明白啊,我以后告老还乡,怎么也得给这些孩子的爹妈一个交代啊!”

    铁骨铮铮的汉子眼里竟然含着泪花。

    “人之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这些孩子定当化做这巍巍昆仑的傲石苍松,佑我中华。别太难过了。”雷总拍了拍郝团长的肩膀说。

    沉默了一会儿,雷总又问:“周局长,你那边有什么情况啊?”

    周局长是当地公安局的领导,也是四十多岁,两眼放着精光,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雷总,我们就找到了失踪者的几件衣服,其他一无所获。惭愧啊。”看来周局那边的线索也是寥寥。

    “嗯,几件?能详细说说吗?”雷总继续问。

    “山那边的大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几眼温泉。那温泉很奇怪,去年我带地质勘探队进去,也从没见那边有温泉,似乎是刚刚冒出来的。”周局思索着说,“就在那温泉边,有4个人的衣服在那里,边上有猎枪和生火的用具。我想武家村失踪的人可能就是在那附近消失的。可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连衣服也顾不上穿就消失了,我现在也想不明白啊。”

    “哦,这个线索很重要。去那边得走多长时间?”雷总又问。

    “一天一夜。现在是12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大雪封山,要是去的话,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了。”周局长又道。

    “武村长,你看看这个人你认识吗?”雷总说着拿出一张模拟画像来,递到了武村长面前。

    武村长看着画像,手竟然发起了抖,激动地说:“这不是陈家老三吗?正是失踪的人里面的一个!你们找到他了?”

    “啊!”就在这个时候,帐篷外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56冲锋枪那熟悉的闷响便散了开来

    掏枪,没有犹豫,军人的特征在这个时候表现了出来。我和大张护着身后的领导和村民,一人举着一把54手枪。而身后的雷总、郝团长,还有周局长也是一人举着一把54。

    帐篷外已经乱了套,手电光芒乱射,随车的探照灯也四处搜索,56冲锋枪和54手枪的声音已经混成一团。我们091的保卫干事,郝团长的警卫班,还有周局长带来的几个民警,也纷纷从其他帐篷里赶了过来。在外面警卫的同志仍在向远处树林里疯狂射击。

    “什么情况?”郝团长大声喊。

    “团长,华子不行了,你快来看看!”一个解放军战士带着哭腔向郝团长报告。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只见几个战士扶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拿手电一照,一张稚嫩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鼻子嘴里汩汩地冒着血,而他的左半边身子,竟然硬生生地被削了去。

    “团长,那家伙又来了!”旁边一个警卫的哨兵向郝团长喊道,“跑林子里面去了!”

    爱兵如子,在那个年代并不是一句空话。“你妈了个巴子的!”郝团长把脑袋上的棉军帽朝地下重重地一摔,“给我上!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我也得活剥他!”说完,郝团长走到一个战士旁边,一把拿过了他手里的机枪,朝林子里边扫边走。机枪的火焰映着郝团长那张近乎疯狂的脸,这一刻,郝团长更像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

    雷总注视着树林,我和大张紧紧地贴在他的左右。“看我的手枪,就是那棵树,快!大张,探照灯!”雷总突然说道。

    大张迅速跑到了附近一辆带探照灯的吉普车上,把车上的战士拽到一边,操起探照灯顺着雷总指的方向照了过去。

    一只巨大而狰狞的人形螳螂顿时显现在探照灯下,它似乎并不介意这密集的枪声,正在津津有味地舔着自己的手刀。

    “在那儿呢,老郝!”雷总大声喊道。

    喊声未落,枪芒已至,曳光弹密密麻麻地扫了过去,“当当当!”声音如同子弹打在了厚厚的钢板上一样。那家伙似乎受了伤,“吱”的一声,忽地跳进了树林深处。

    “给我追!”郝团长终于找到了目标,大声下着命令。

    “这样的时间和地形对我们太不利了,别追了!你还想让更多的人去死吗?”雷总大声地喊着,“它受伤了,跑不远!天亮再搜查!”

    郝团长哪里肯依,依旧吆喝着战士向前搜索。

    “老郝,执行命令!”雷总似乎动了怒。

    “老雷,兄弟们生死与共这么多年了,今天就是毛主席来了,我也得去剥了那王八羔子!我不能让我的战士死得不明不白!”郝团长也较了劲。

    “混蛋!”雷总语音不重,却透人心骨。他

    跨步走到郝团长身边,一下就把体壮如牛的郝团长按在了地上,胳膊肘顶着郝团长的脸。

    雷总盯着郝团长说道:“怎么了,老伙计?不相信我这个老哥哥了吗?我向你保证,明天就给你个结果。相信我!”

    郝团长瞪着牛眼,另一只手大力地砸着地面,非常不甘心地大喊:“老雷,放开我!放开我!这是我的事,你他妈的少管我。我必须去!”他那野兽般的咆哮声响彻山峦。

    我们这些当部下的,还有周局长,这会儿全木木地站在一边。那边的麻烦还没解决,这边两个老头竟然打了起来。这该如何是好?

    过了好一会儿,郝团长才恢复了理智:“放开我,伙计,我相信你。”

    雷总见他清醒了,便赶忙把他扶起来,随后招呼我们:“岗哨加倍,注意警戒。周局长,还麻烦你多带几个人进村警戒,另外把民兵也动员起来。”

    两个领导背着手,缓缓地向帐篷走去,我和大张紧紧地在后面跟着。

    “几年不见,你这个冲动的毛病还是没改啊。不过当年打小日本的时候牺牲了那么多兄弟,也没见你这样过,怎么越老越不理智了?”雷总轻声道。

    “唉,当年咱俩跟着老领导,都还年轻,一心只想杀敌报国,没时间想那么多啊。如今不一样了,在和平年代带着这么多娃娃在这里戍卫,那感觉更像当爹啊。哪个娃娃有点头疼脑热的都惦记啊,何况牺牲了呢?我是不是老了,变娘儿们了?”郝团长摇着大脑袋说道。

    “嗯,年岁不饶人,节令不饶天啊,我们都快老了。燃尽最后一滴蜡,站好最后一班岗,到去幽冥之时,也能给牺牲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了 ”

    我身后那片黑郁郁的树林,以及那层层叠叠的昆仑山脉,像一个黑色的传说。寒风似乎更加刺骨了。明天,在那群山当中,谁知道还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挨到了第二天清晨。雷总指示,昨天晚上经过和老村长谈话,已经基本确认,现在091的人形螳螂尸体为武家村村民陈三连所化。另外,还强调此事为绝密,不能向091以外的任何人透露。

    第二天天气不错,我们跟雷总出了帐篷一看,好嘛,今天的武家村与其说是一个村庄,不如说是个堡垒。部队上的侦察兵,防化兵,甚至还有炮兵都在村周围集结;周局长也调动了几十号年轻民警;武家村更是老少爷们儿齐上阵,冲锋枪,步枪,猎枪,有什么拿什么,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妇女拎着砍刀也出来了,那阵势好像要把整个昆仑山给掀了。

    郝团长似乎早就按捺不住了,掐着腰在场子上走来走去,看见我们出来,便立刻大步上前:“我说老雷,咱什么时候出发啊?都准备好了!”

    雷总皱着眉头,看着这大队人马:“这是干什么?搞演习啊?”

    郝团长有点纳闷:“啥演习啊,咱这不是搜山抓怪物吗?”

    “连对手是谁都没弄清楚,就大张旗鼓地进山?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你看那边还有妇女和孩子,这么多男人在这里,还轮不到他们上。”雷总似乎有点无奈。

    “也是,妇女和孩子去是不太合适。只是昨天那东西太危险了,把部队拉上去吧?”郝团长也明白过来了。

    雷总胸有成竹:“不必叫这么多人,你叫上十几个枪法好的,跟我去林子里搜搜便明了了。”

    “村民都散了吧。民兵、民警和你的部下们轮流警戒吧,现在还不是进山的时候。”雷总又吩咐道。

    我从后面悄悄地问大张:“雷总怎么这么轻松啊?”

    大张对着我耳语:“那孙子死了,你没感觉到吗?”

    “哪个孙子啊?”我一脸无知。

    “白痴啊你?就是那大螳螂!我他妈真怀疑当年老头选你的时候是不是看走眼了!”大张不阴不阳地说。

    “我操,我能感觉得到吗?你当我是福尔摩斯再世啊?”我有点愤怒。

    说话间,郝团长把那边安排好了,带过来二十多个战士。排头的两个端着机枪,后面的全部是56冲锋枪。

    雷总看来对郝团长带的人比较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保持距离,搜索前进,注意警戒。”

    话音一落,大家紧张了起来,都

    端起了枪,缓步走进了树林。

    太阳高挂,冬天的树也光秃秃的,树林虽密,能见度却还好。

    走了大概200米,雷总突然叫我们站住,指着远处一个黑影说:“那个就是了,包抄过去,不要靠太近!“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