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资料---中国从未公开的诡秘事件(1)  

2011-06-12 18:2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有读书会朋友读到《宇宙易景》“智能人”等章节,提出一些问题,比方对“人类自身智能、自然智能和人类创造的智能的融合”等等问题不理解!转载此文以帮助理解和扩大视野!)

19495

    我人民解放军一部,在南京市郊区发现前国民党政权秘密基地及绝密档案一批。与其他军事文件不同的是,这批档案均为民国时期全国发生的各种古怪事件及处理情况的记录。当时专门处理这类事件的为原民国国防部第二厅军统特务特别行动组。

    1949年9月1

    根据中央指示,务必在建国前成立一个类似事件的处理部门,从全军各部选拔异能者与军事技术过硬者,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陈××为部长,下设15个部门小组,负责各类不明事件的接受与处理。为保密需要,对外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091气象研究所,军内统称“091”091正式成立。

    19513

    091参与打击湘西土匪,成功地揭穿了土匪企图运用当地特殊地形天气装神弄鬼的把戏,配合部队首战告捷。

    任务级别:机密。

    19517

    091于湘西成功发现了赶尸匠的秘密,并加以研究。

    任务级别:绝密。

    19524

    091于吉林长白山天池守候四十八昼夜,终于拍摄到天池怪兽的模糊画面,并采集到类似生物组织的样本。

    任务级别:绝密。

    19537

    091于云南的剿匪战斗中,由于指挥失误,同时遭到敌人异能者袭击,受到重创,虽然惨胜对手,人员却损失过半。

    任务级别:绝密。

    195311

    091新选拔人员奔赴苏联,接受克格勃第17特别监视部队的特别训练,同时参观纳粹留在东欧的秘密研究基地,并共享了部分情报。

    任务级别:绝密。

    19548

    091于新疆参与考古研究工作,成功发现传说中的女儿国的遗迹。由于中间发生了神秘的男性人员失踪事件,最后放弃,遗迹被封锁。

    任务级别:绝密。

    19552

    091于甘肃发现古代类人生物干尸。该生物独眼,身高超过3米。现保存于091秘密基地。

    任务级别:绝密。

    195510

    091于山东发现一神秘6岁女孩,她自称记得前世今生。经秘密调查,该女孩所述前世为清朝康熙年间,其中大部分描述都与当时事件吻合。该女并未学过历史。现该女已受到特别监护。

    任务级别:机密。

    195612

    陕西发现不明飞行物体坠落。091于当地发现不明金属碎片,以及不明生物组织碎片。

    任务级别:绝密。

    19578

    河北发生异能者控制他人梦境从而杀人的恶性案件,091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成功破案。

    任务级别:机密。

    195812

    内蒙古发现史前雕刻石像以及金属器物,091成功收回。

    任务级别:绝密。

    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而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却只有几千年。对于这无限的时间与空间而言,我们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实在是少得可怜。而我曾经所从事的工作,却是与那些以我们所掌握的知识远远还不能解释的事情打交道。这个过程中有迷茫,有震惊,有困惑,有惊喜。我们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们尝试着用科学解释任何合理或者不合理的事情,虽然很多真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会作为秘密为国家所保管,但是,这些曾经的过往总会有呈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天。历史对于我们来讲,就如同蒙上阴云的天空,只有惊雷炸响的那一刻,我们才可以看清楚这天空的真实面目

    我叫刘思远,而我那奇异的人生,就是从踏进091大门那天开始的

    故事一 昆仑山的秘密

    “一会儿马上给上级发报,把这方圆百里列为军事禁区。在我们的科学技术进步到一定程度前,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再踏进这里。而且即使我们的任务完成得比较成功,也绝对不能再从这里深入昆仑半步了。那片温泉,就是我们任务的终点。我们这些人,谁也不能再从那里继续搜索!切记!你们必须用生命保证完成任务!

    “是!我和大张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把时间转到196112月。

    196112月,我们接到了上级指示,马上进驻昆仑山外围一个叫武家村的地方,而且是和几支部队一起。说实话,我们所接受的任务,虽然大部分都是当时科学难以解释的事件,不过,不论是危险程度还是规模都不会太大。一般都是几个小组配合调查行动,说不上轻松,倒也不会紧张到哪里去。然而这次却是一个例外,我们竟然需要与当地驻军以及公安一起行动,规模对于我们来讲是空前的。看来这次不同以往,我们即将面对的是难以言喻的麻烦。

    带队的是雷总,雷天鸣总指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此人中等身材,相貌还算英俊,只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不可能从他脸上看出他的表情变化。他话语不多,却言出必行,整个人身上都透出一股让人不敢接近的冰冷气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就是这样一个人亲自点名,把我从一个地方部队的医院调到了这个特别机构。我到091的那年,才十九岁,而我的身份,也由一个军区医院普通的生物化验员变成了全国最机密部门里的一员,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一直以来,我都很想问问这个有些不近人情的老头,到底为什么选我,只是迫于这个人太过严肃,所以没敢张口。这个男人对我来讲,实在是有太多秘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总觉得,他能感受到我的思维。他在我身边,始终对我造成一种压迫感。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我的确在内心深处对这个人心存畏惧。这就是我们091行动组第七组的总指挥。

    与我一车的除了这位雷总指挥,还有其他几个同事,他们分别是:保卫员张国栋,医学化验员王浩,历史研究员田芮。

    透过车尾的缝隙,可以看到一支解放军部队正跟随着我们。昏暗的车灯不知道能照到后面什么地方,在黑暗的车厢内,大家都默不作声,任由大卡车来回颠簸着。可能大家心里也都跟我一样紧张。逐渐地,我感觉哨卡多了起来,我们的车走走停停,还好我们091是特别部门,哨卡的解放军战士并没有对我们进行烦琐的检查与盘问,而是一路放行。至于后面的部队,就没有我们这样的待遇了,第一个哨卡的战士就开始了对他们的仔细盘查,他们的车队早就被我们甩得没了踪影。

    不知道奔波了多久,我们才到达目的地,大家终于下得车来,在一片林间空地里,与一支先我们到达的解放军防化部队挨着。大批身穿防化服、头戴防毒面具、全副武装的部队在树林中警戒。这支防化部队的装备看来是绝对精良,他们的武器我见过,全部都是手持56式自动步枪。这样的自动步枪当时并没有列装,我们这种特殊部门的人也只是见过几次,而他们竟然全员装备,看来这支防化部队的来头也不小。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灰蒙蒙的天空伴随着零星的雪花,树林间似乎都被一层白雾所笼罩。各个兄弟部队的战友早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星星点点的行军灯布满了整个树林。前进的路已经被封锁了,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其实很多兄弟部队的人不知道我们这次任务的目的,我们是这支庞大队伍中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北方的冬夜,无风无月,两辆卡车从高墙外驶进,大门迅速在它身后关上了。剩下的只是一盏暗淡的灯,高高的墙壁外一块孤零零的门牌:中国第091气象研究所。

    这里就是091的总部。它像黑洞一样深邃,永远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抬到地下5层解剖室,通知7组其他人集合!雷总吩咐着。

    “是。几名工人打扮的青年从卡车后面抬出一个棺材状的铁柜,如此巨大的保温柜,最合适的用处就是运送尸体。

    地下5层,走廊上灯光昏暗,而解剖室里面的手术灯却十分明亮。

    雷总面色阴沉,我们低头不语。

    “物无所不有,人无所不为。唉,打开吧,都看看,昆仑山的战友为我们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来。

    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露出一张黑灰的人脸 也不知道死了多久 眉心以及左侧太阳穴处有明显的弹孔。

    “全部掀开。雷总说道。

    哗的一下,整张白布被掀到了地下。如果让我用个恰当的比喻来形容我当时看到的东西,那么就是人形螳螂

    毫无疑问,这具尸体的脸以及颈部是人类的,但是整个身体似乎全部都是昆虫组织。尤其是双臂,跟螳螂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大了许多。整个躯干全部都被一层类似蝗虫胸部的生物组织覆盖,腿似乎还是人的,但是肌肉突起。我想这个东西如果活着的话,应当具备相当敏捷的能力。

    “当当当,雷总拿手指头敲着尸体的手臂,也就是那螳螂爪。这东西比钢还坚硬,而且锋利无比,普通手枪根本对它造不成任何伤害,部队用56穿甲弹才在近距离将它击毙。就是这么个东西,杀了二十三个村民,十一名解放军战士!你们必须给我搞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它是什么来历!我这一辈子,就不相信天底下真的有妖魔鬼怪!

    雷总把手术台拍得震山响。

    小田!雷总说道,有什么想法?从你开始讲。

    小田就是我们组的历史研究员,东北姑娘。与正统的历史学家不同,正史野史似乎都在她的研究范畴,各地的民间传说以及神话故事她几乎都有涉猎。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工作中必需的。

    小田心里似乎还没有什么准备:是。这个 昆仑山脉全长2500余公里,宽1302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自古都被认为是中华龙脉所在。相传昆仑山乃天帝下都 ,仙主是西王母,山中各类天神仙子、奇珍异兽层出不穷,自古受人崇拜。相传远古时天帝经常在 下都 大宴群仙,每到此时,千里昆仑金光冲天,又称光都昆仑!

    “历史上昆仑传说一直都是比较正面的,并没有听说出过什么邪魔外道。我现在所能回忆起来的也只有这么多,其他情况,我还得再查资料。小田的汇报告一段落。

    “雷总似乎若有所思,王浩,到你了。你有什么意见?

    王浩是我们的医学研究员,法医专业,他的工作就是对那些不明生物从医学角度进行分析。

    王浩扶着他那瓶子底一般厚的大眼镜片,拿着镊子仔细地检查着这个怪物:不大像缝合的啊?他看来看去,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个,从医学角度上不能解释。

    “不能解释就假设,最假的假设!雷总显然很不满意王浩的回答。

    “领导,如果非让我说个假设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家伙是 天生就这样。王浩额头上出了一层汗。

    “雷总掐着太阳穴,张国栋、刘思远留下,其他人先回去,都好好想想。门口有我带回来的事件详细报告,你们看看。明天其他工作全部暂停,全面调查这个!注意,报告是绝密的!

    雷总摆摆手:去吧。

    大家都退了出去,解剖室只剩我们3个人。

    “大张,有感觉吗?雷总问道,语气缓和了不少。

    大张,全名张国栋,北京土著,又高又黑,爱说脏话,比我大1岁。由于年龄相近,又谈得来,所以我们两个关系不错。

    这个人比较特别,不得不承认,大张和雷总关系不一般。传闻大张当年是北京郊区一小混子,后来擅闯皇陵,幸亏被路过的雷总发现救出。不知道大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成为雷总的手下了。好在大张人还不错,除了嘴臭点,上上下下打点得都很好,时间久了也就没人说什么闲话了。我一直很好奇他俩的关系,但是大张竟然以机密来搪塞我。机密就是机密,我也不好问什么。

    大张摇了摇头:头儿,我对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感觉。

    “小刘,说说你的意见。

    “不是感染导致的吧?我小心地检查着那怪物的尸体。

    雷总说:应该不是,被它弄伤的人目前没有任何的感染症状。

    “突然变态?我说,不过这样的几率应该是零。虽然昆虫会从一只爬虫一夜间化茧成蝶,我们称这个过程为变态,但是人怎么也不会和昆虫一样啊,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命。而且这个东西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人类的器官。

    “这样,小刘,你靠近点,把手放到它身上,闭上眼睛,看看有什么感觉。雷总吩咐道。

    真是奇怪的命令。虽然我不太情愿,但是军人必须得服从命令。

    我把手触在冰冷的尸体上,闭上了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冰冷的,黑暗的,毫无生气的,等等 还有什么?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好了,说说,什么感受?雷总打断了我。

    “这个 这个我一脸沮丧。

    “男人顶天立地,知无不言,有什么不好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雷总继续逼问。

    “说不上来,如果能打个比方的话,我倒觉得它像食堂的老李。我几乎不太敢相信我说出的话。

    雷总忽然眼前一亮:很好,继续说,为什么是食堂老李?

    “这个 那感觉就好像我和它曾经是一个单位的,没什么交情,只是认识而已我说得战战兢兢,只能这么比喻了。这样的感觉应该叫似曾相识吧?

    雷总突然和大张对了一下眼神,他俩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

    “的一声,雷总把他的54手枪拍在了桌子上:刘思远,你自从进了091,是不是一直在琢磨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当时我吓得出了一头冷汗,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没跟任何一个人说起过啊。

    在经过瞬间的思想斗争后,勇气还是战胜了恐惧:是的,雷总,您身上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所以我就日夜思索您身上的秘密。比如说,有时候我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您能侵入我的思维,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却私下乱想呢?雷总继续逼问我。

    “这个 这个我语塞了。是啊,我为什么不亲自问雷总呢?迫于他的地位?迫于他的威严?还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拦着我?我真说不上来。

    “也许我们是该探讨交流一下了。雷总语气突然缓和了下来,这样,我们再做个实验,你现在试着过来拿起我这把手枪。

    这算什么实验?我纳闷了,这个有什么难度?

    昂首挺胸,我正准备走到五步之外拿起雷总那支54,蓦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然后又发现,雷总的眼睛变得通红,他身上那种威严和压迫感呈现在我的面前,而且重了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跪在了雷总面前。我想动,却动不了,我想喊,却喊不出,而可怕的是我的意识也正在逐渐模糊。我绝望地瞟了大张一眼,希望他能过来拉我一把,而他却抱着手,冷漠地看着这一切。意识彻底地消失了

    梦,虚幻而又那么接近我们的生活 朦胧中,我眼前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我化为万军之中的一名小卒,高高点将台上,一员大将剑指苍天,空中乌云密布,滚雷不断,而台下,旌旗招展,群情振奋!

    那不是雷总吗?那高高在上的将军不就是雷总吗?我奋力地冲开人群,准备到更近的地方看个究竟,却被一个高大的人拦了下来,是大张!他眼睛竟然也是红红的,似乎从来都不认识我,他拎着我,把我重重地扔到了地上。我茫然地抬起了头,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一声惊雷,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回到了宿舍,而大张那孙子竟然在含着凉水喷我的脸。

    “干吗呢,孙子?我忽地一下坐了起来,拿手擦着脸上的水。

    “我说刘领导,这都下午两点了,雷头让我来请你。我他妈怎么摇你都摇不起来,只好给你上点手段了。大张还是那副小痞子嘴脸。

    “我说哥们儿,昨天那是什么情况?你和雷总唱的是哪出啊?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大张摇摇头道:唱的哪一出,我也搞不明白啊。其实,我和雷总最近是有些想法要跟你讨论讨论的,昨天领导也想试探试探你,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晕菜 了。领导说还是时机成熟点再探讨吧。

    “哥们儿,你就告诉我一点点吧,你想憋死我啊。我不太死心,这样的事情,换了谁不得想方设法搞个明白啊。

    “刘子,咱俩关系最好,多了我也不方便说,因为我和雷总也没弄明白什么,不过话

    还是有一句的。大张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

    “快说,你是我大爷行吗?我迫不及待。

    “你想想你自己,学术不拔尖,技术不出众,身体素质更是一般般,也不是首长领导的亲戚,为什么雷总偏偏会在万军之中把你提拔到这个国家最机密的部门里来呢?而我更不用说了,当年只是个小混子,为什么雷总钦点咱俩当他忠实的革命战友啊,肯定有他的原因。大张又开始没正经了,行了,兄弟,头儿刚才说了,叫你放下包袱,安心工作,争取更快更好地完成世界人民大革命的历史使命。抓紧吧,刘爷,3点准时开会。你是不是叫老雷头亲自过来请你啊?

   “得,得,别扯了,有这么个历史使命吗?走吧。我一脸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