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金融帝国  

2011-03-01 11: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2009年4月12日播出  ——揭秘金融帝国

大卫·罗斯柴尔德(洛希尔金融集团主席)
托马斯·席勒(李特尔咨询公司中国区总裁)
谭雅玲(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
翟山鹰(国际资本运营精英学院首席教授)
邓庆旭(新浪网财经中心总监)
李柏林(精英投资董事总经理)
吴晟(北京博然思维咨询有限公司客户总监)
邓肯·斯帕克斯(英国驻华大使馆经济及贸易政策参赞)
(人名按出场顺序)

 

节目导视:
    这是一个曾拥有50万亿美元财富的家族,却在中国不为人所知,这是一个曾操纵各国股市的资本大鳄,现在却以保守而著称,这是一个曾支配世界经济的金融帝国,却无人知晓它惊天的实力。究竟什么是这个神秘的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的真相?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六代掌门人将来到《对话》现场,为您亲身解密罗斯柴尔德。

    罗斯柴尔德,一个神秘而古老的金融家族,当250年前第一代罗斯柴尔德开始创业的时候,他只不过是法兰克福的一个普通犹太商人,仅仅用了不足100年的时间,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了整个欧洲的金融命脉,在其鼎盛时期,势力范围遍布欧美,所控制的财富甚至占了当时世界总财富的一半,达到5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美国全年GDP的四倍,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国债由他们发行,每天黄金交易的开盘价由他们来确定,世界各国的股市都随着罗斯柴尔德资金的走向而波动,他们被称为当时欧洲凌驾于英国、法国、德国、俄国和奥地利之上的第六帝国,他们五箭齐发的族徽也成为了世界金融权力的象征。

主持人(陈伟鸿):
    我现在就是在神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北京办事处,我身旁的这个书架上摆放的都是和这个家族相关的一些传记作品。虽然对于大多数的中国公众来说呢,我们对于罗斯柴尔德家族并不是非常地熟悉,但事实上他们在一百多年前就来到了中国,大家可以看到这儿,这是当年李鸿章写给罗斯柴尔德家族一封信。
    改革开放之后呢,罗斯柴尔德家族在第一时间也就是1979年,就重新回到了中国,而和他们有业务往来的呢都是像中石化、中石油、阿里巴巴、海尔这样的一系列的公司,但是他们自己却并不为金融界之外的人所熟知。这个神秘的家族是如何来缔造他们庞大的金融帝国的?为什么他们又会如此的低调?今天,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第六代掌门人大卫·罗斯柴尔德来到《对话》,马上我们就和他一块回到《对话》现场,共同来探究这个神秘的家族。
   
主持人:
    欢迎你和大家在我们的《对话》节目当中见面,大家都说罗斯柴尔德这个家族非常地富有,那你能告诉大家这个家族究竟有多少钱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洛希尔金融集团主席):
    我觉得我不告诉你这个答案,你也不会惊讶的,我们从来不对外公布,因为我们的祖先,他们是250年前创建了企业,那么当时我们家族是非常有势力的,但是在今天,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认为如果再去成天数钱已经不是什么很有意思的、很好玩的事情了。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到底有多少钱。我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我想这可能跟一本在中国出版的畅销书有关,但是这本书和我们家族的真实情况还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
    所以我想今天把您请到我们《对话》节目的现场,我们希望您能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来,有请。
    刚刚从办事处回来,其实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办事处的书架上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系列的传记作品。我知道在您的法国庄园,在您自己的书房里,据说有好几百本和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关的一些传记,那这么多书当中,大多数人会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呢?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想恐怕很难找出一个或者两个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我们家族,比如说很富有、很有钱,我们家族已经有250年的历史了,所以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恐怕是长寿。

主持人:
    在我们看到的许多书当中,无论是正说或者是戏说,关于这个家族的描述都特别特别地多,马上呢我们来看看下面这段往事。

(播放短片)
王凯:
    一说起罗斯柴尔德大家都知道,特有钱,可是有钱到什么程度呢?在一本畅销书《货币战争》中曾经说过,罗斯柴尔德家族最多的时候曾经拥有50万亿美元的财富。您要知道,现当今的首富比尔·盖茨财富最多的时候不过是600个亿,也就是说罗斯柴尔德家族曾经相当于800个比尔·盖茨的身家。所以直到今天,在西方如果有人发了财,人们常会说,您看看,又是一个罗斯柴尔德,而不会说又是一个比尔·盖茨。可就是这么一个家族,今天从一些可以找得到的财务数字上看,一点都不起眼,比如说,罗斯柴尔德银行目前一年的营业额也就是大约100亿美元吧,还不到汇丰、花旗这些银行的一个零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落差呢?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真的衰落了?还是他们可以一直很低调,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恐怕只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自己才知道。

主持人:
    刚才听这段介绍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一下罗斯柴尔德先生的表情,但是我实在猜不透,这个表情的背后究竟是觉得听起来很新鲜,还是听起来很自豪,或者说是有点
听腻了,之前大家都这么说我们的家族。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们从来不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我们会进行多元化的投资,我们做银行做葡萄酒,做各式各样的投资,所以很难知道总共有多少财富。不管我们的财富是汇丰的30%,还是他们的一半,对我们这个家族来说,其实我们并不在乎到底有多少,我见到过很多很有钱的人,他们很有钱,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力,他们的财富非常庞大,但是他们并不能够影响别人。那么所以我们面对我们的祖先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要传承祖先传下来的这个家业,我们还要适应现在的这个世纪。现在与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二十世纪都不同了,我们更希望能够把我们的这个实力、这个影响根据时代的发展而有所改变。

主持人:
    所以呢,实力和影响力有的时候并不是完全靠数字,就能够彻底地、贴切地把它说明白的。为了要继续来找寻这个低调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真正的实力和影响力,我们也特别从很多公开的媒体和资料当中搜集了一些资讯,放在了我们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档案当中。在这当中呢有几个事实,第一个我们知道你们家族最近的一次婚礼,是您的堂兄伊芙琳的婚礼,婚礼的晚宴地点是设在白宫,当时美国的前总统克林顿也出席了这场婚宴。

大卫·罗斯柴尔德:
    因为他的妻子是希拉里的朋友,所在华盛顿举行了一个晚宴来庆祝。

主持人:
    看来呢这个消息至少是得到了确认。再来呢,第二个档案当中记录的事情是这样,在美国的社交界似乎有这种说法,就是如果在一天当中同时接到了来自白宫的一张邀请和来自罗斯柴尔德的一份邀请,那么我更愿意选择后面的这次邀请,是不是这样的情况?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想这取决于个人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

主持人:
    您最近邀请到的贵宾是谁,能跟大家透露一下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可以告诉您一些例子,比如说政界的人物,像以前德国的前总理施罗德,他也是中国的老朋友了,他对我们公司来说,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顾问。还有萨科齐,在他当总统之前,我们就是朋友了。

主持人:
    我看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档案当中记录了这样的一些投资,南非的戴比尔斯公司,很多人知道这个是一家钻石公司,他们拥有全球70%的钻石的产量。再来呢还有巴西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这三家铁矿石集团可以说是让中国的钢铁企业又爱又恨的三家企业,因为他们的铁矿石产量也是占据了全球70%的一个市场份额,那么这几家公司的背后其实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身影。
    在这个投资的对象当中,我看到了还有酒店业,比如说圣雅克大酒店,这是很多的国家领导人去法国的
时候可能都必须想要住的一家酒店,也是你们的投资。还有在座的各位如果喜欢葡萄酒的话,一定听说过拉菲,那这个是您的这个家族真正投资的。
    当我们看到很多的人他们是不断的通过并购、通过重组,让自己在一个行业当中越来越大的时候,你们却不断地分散到了其他的一些行业,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们是走上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那么我想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家族是忠实于我们的家族的渊源,我们有三个传统的投资领域,他们是葡萄酒、艺术和银行,我们还投资于铁路,甚至包括在中国和印度的铁路。此外的话,我们也非常青睐那些自然资源,比如我们会投资一些矿产,但这并不是意味着我们就不投资新的领域了,只不过这些是我们家族一贯投资的传统领域。

主持人:
    其实不仅仅是您刚才说到的多元化,很多人还注意到了你们投资方面的一个分散化。有人说,以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可能更像是一个航空母舰,但是今天你们通过不同的方式,让大家觉得你们有点像潜在水下的潜水艇,有的时候甚至你在投资当中都看不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身影了,是不是担心树大招风?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样的印象不正确,我们并不是有意把自己藏起来,我们也不是刻意地神秘或者是低调的,其实我觉得你老是说你自己,没有什么意义,我觉得你能够保持一定的神秘感的话,那么你会更长寿一些,因为那些经常被媒体曝光的人,这些人变得会非常地傲慢,而且人们要是在媒体上经常地看见你,会觉得你很烦,而我并不想给人这样的印象。

主持人:
    所以你注意了,从进入到我们演播室的第一刻到现在,罗斯柴尔德先生已经强调了非常多次“神秘”这两个字,您的神秘感让我们觉得,更有一分好奇不断地在推动着我们要去探究这个神秘而低调的罗斯柴尔德的家族。
    在这份档案当中我看到了还有这样的描述,就是在这次的金融危机当中,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无论是资产、无论是投资,都是没有受到任何一点的损害。

大卫·罗斯柴尔德:
    如果因为我们一点损失都没有,而说我们高明的话,我觉得对其他的金融机构不公平,我们罗斯柴尔德避开了损失,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是最聪明的,而且因为我们保守,因为我们已经传承了六代,所以会更加地谨慎。

主持人:
    是不是因为了保守,所以我们在这次席卷了全球的金融危机当中,我们才没有受到影响?

主持人:
    你如果已经是传承了六代家族财富的话,那么你显然会比第一代的人相对来说更加保守,因为我们想更加持久。所以我觉得,我们因为谨慎保守而避开这次风险是应该的,而且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是金融服务,而不是一个资本运营,所以我们的风险很小。所以我觉得属于你来做投资,还是应该谨慎一些,起码要有一个中长期的眼光。如果你本身就是一个谨慎的有中长期观点的人,那么你可以来投资,如果你要是一个想赚快钱的人,我就会劝你慎重。

主持人:
    刚才大家认识到了神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冰山一角,这也是他们在中国媒体上第一次来接受我们的访问,我想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不知道从刚才我们这位对话当中,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了多少的进一步的了解。

托马斯·席勒(李特尔咨询公司中国区总裁):
    我们一直在谈论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家族历史非常悠久,大家都知道,他与各国政府的关系非常好,他们的收入当中有一大半以上都是来自于这些各地的政府,他们主要是对这些政府提供顾问咨询的服务,他们一直秉承的是长期经营的理念和业务模式,而不像投行那样拼命地用杠杆的方式借贷。也许投行们追求的是一种梦想,让很多人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赶快致富,但是往往它反而促成了大家的贪婪,他们是这种家族型的一个企业,而且是家族型的金融机构,我觉得他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他们关注的是一个企业的长久永续的经营,这应该是现在全球都推崇、学习的典范。

谭雅玲(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
    通过看中国的比较著名的《货币战争》、主持人的对话,我觉得体会最深的保守,这种保守特别是在这场金融风暴当中,那么它的规避是跟它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针紧密联系在一块的。为了企业的长久生存,那么它采取有利于自己长项的这个品种或者市场这个角度来进行自己的选择。

主持人:
    你觉得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规模上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能跟大家介绍一下吗?

谭雅玲:
    罗斯柴尔德这个家族,它虽然在业界从规模的数量上并不是很透彻,包括刚才大卫爵士他也没有明确地回答你他的规模,那么如果跟花旗、跟雷曼这样比较大的、有影响力的银行去比的话,那么怎么样来比较它的规模优势。透过这场金融风暴,可能我们更值得吸取或者更值得总结的是,规模的强大在于风险规避的有效,规模的强大在于自我战略和自我了解的透彻,所以像罗斯柴尔德集团这个家族,它最重要的是量力而行,充分地自我。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听到你们说到了花旗和雷曼,雷曼也是一个百年老店,这个问题非常简单,雷曼它的领导人也是非常聪明的银行家,但是他忽略了一点,就是当一切市场向上的时候,一切都非常好,当利率很低的时候,当流动性过剩的时候,当市场上行的时候,当一切都是好消息的时候,大家就会被冲昏了头脑,但是他们忘了,一段时间的好天气之后一定会有暴风雨。雷曼兄弟的资产负债表上,那些资产的质量都不高,已经明显地资不抵债了,而我们家族没有,也没有这种胃口和兴趣,对我们这个家族来说呢,我们仍然忠实于自己的核心经营观念,就是提供金融咨询,给人们理财,所以我们不会冒这样大的风险。

主持人:
    其实要说这个家族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我们靠着250多年延续下来的一种声望和影响力。只和政府之间做一些很大的生意,你觉得这样的描述准确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
    是的,我们确实有很多政府的业务。

主持人:
    看来这个多少有点像咱们中国的红顶商人,马上有人举手了,来,您的定义是什么?

翟山鹰(国际资本运营精英学院首席教授)
    罗斯柴尔德家族很有意思的事就是,当你们在滑铁卢打仗的时候,在中国有一个山西平遥日升昌票号,也是最早的投资银行家,商业银行家的老板叫雷履泰。就是我感觉您为什么能走到现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您是为家族企业,这个世界上我们人类创造,只创造了衡量人技术能力的标准,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衡量人的道德水平。道德不能衡量的时候,技术水平越高,可能对家族危险越大。

大卫·罗斯柴尔德:
    但是不管怎么说,就我们这个家族来说,我们有自己的原则,我们的原则就是团结、正直和勤劳,所谓的团结就是家族成员之间要团结,然后勤奋就是说你要努力的工作,而正直就是说,你做的事情对自己要有好处,也要对别的人有好处,而不是仅仅为自己赚钱。对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来说,我们是犹太家族,你也知道我们的当年是怎么艰难起步的。那么我们在二战期间遭受巨大的创伤,因为很多犹太人都被迫害,被关到集中营里,甚至被杀害了。我今天为什么要把这个惨痛的经历说出来呢?因为我们的家族成员就曾经在集中营里丧生,如果你亲眼目睹或经历过那种惨剧的话,你就知道这个世界是非常脆弱的,其实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命运在那样的一个时代也是很脆弱的。其实我们平时走的路离悬崖也就一步之遥,但我们家族秉承的谨慎的理念和团结、正直、勤奋的原则,能够让我们从历次的危机中化险为夷。

主持人:
    这样一个神秘的家族究竟是如何打造这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其实我们的答案还依然在寻找过程当中,接下来我们要请大家继续来看一看这个神秘的家族250年来的一个金融财富之道,我们一块来看。

(播放短片)
王凯:
    1815年的6月18日,一场大战在法国滑铁卢展开了,一方是法国的皇帝拿坡仑,一方是英国的将军惠灵顿,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滑铁卢大战,与此同时,一场没有硝烟的,以英国公债作为武器的大战也在伦敦交易所拉开了帷幕。就在当晚上八点,这个拿坡仑败局已定,于是在战场上有这么一个人骑着快马,乘着快艇飞快地赶回了伦敦,谁啊,这就是内森·罗斯柴尔德提前安插在战场上的信使。当时的内森·罗斯柴尔德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伦敦的港口,就等着这个信使,当内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二话不说,直奔交易所,他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卖掉手里所有的公债。哎哟,英国输了这四个字,瞬间就充斥了整个交易所,大家都恐慌性的抛售,恐慌到什么程度,一百英镑面值的公债瞬间就可以跌到5英镑,可就在这个时候,内森·罗斯柴尔德反而吃进了所有的公债,等英国赢了的消息传来以后,这个价钱已经涨到天上去了,仅此一役罗斯柴尔德获利有多少?2.3亿英镑,相当于现在的500亿美元,您要知道,股神巴菲特投资了60年,截止到2007年也就是这次金融危机之前,身家不过才是500亿美元,类似这样的案例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历史上是屡见不鲜,有人就问了,为什么总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能赶上这种一本万利的事?有人分析,这罗斯柴尔德是抓住机遇的天才,可也有人说,他们每一笔的投资都有着幕后的黑手。

主持人:
    关于机遇您又听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版本的解说,其实刚才呢,我们看到的无论是拿坡仑的滑铁卢或者是罗斯柴尔德的凯旋门,至今还都是哈佛商学院经典案例当中,每个人都必须去看、必须去学的,我想刚才那个故事对您来说也非常熟悉。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要评价两点,其实即便到现在,没有人真正知道当时获利到底是多少,第二点我要说的就是,每一次故事大家都能够说得很精彩,都在说有人赚了多少钱,但是没有人去关注,一旦我们当时投资失败,也会损失得一无所有。

主持人:
    从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你会为当年自己的先辈内森,他的做法感到骄傲自豪,还是觉得他的做法也有一些你不认同的地方,如果换成是你的话,当时你就在这个码头上等待,听到消息的是你,做决定的也是你,你会用同样的方式,还是有另外的解决方式?

大卫·罗斯柴尔德:
    是这样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很难设身处地地去想,如果是我当时会怎么做,但历史的魅力也正在于此,就是它是无法去设想,也是无法去重现的。

主持人:
    这个家族在自己的发展历史上究竟抓住过多少次的机遇,可能没有人做过专门的统计,我们的这本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档案当中其实记录了一小部分,我们把其中的几条拿出来和各位一起来分享一下。
    1802年,家族抓住了丹麦王室财政紧张的机会,获得了给王室贷款的资格,从此进入到了和各国政府做生意的殿堂。
    1798年到1813年,通过资助英国军队两万亿英镑升值到了五千万英镑。
    1898年购买苏伊士运河的股份,获得了56%的年收益。
    我想任何一个机遇都会让我们心动,但是我们常常也会问,为什么总是你们家族抓住了机遇?

大卫·罗斯柴尔德:
    你能够抓住当时的机遇是因为时势造英雄吧,我给你一个新例子,在1982年的时候,我们在法国的银行被国有化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从200年前我的前辈詹姆斯创办的银行搬到一个非常小的办公室,当时我们就只有我跟父亲还有我们俩的秘书,一共四个人。现在我们经营了26年之后,已经是法国最成功的一家投资银行之一,拥有了超过650名员工,现在我们是市场的领袖。

主持人:
    您说到的1981年密特朗总统让当时法国银行都国有化,所以很多的私人银行其实是退出了这样的一个市场,别人都看不到机遇,为什么你觉得这个时候你可以再次地进入这个市场,继续来做私人银行?

大卫·罗斯柴尔德:
    其实当时法国的私人银行被国有化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经济和市场的原因,而且被国有化的银行与我接下来所要办的私人银行是截然不同的,与英国的私人银行也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当时的国有化反而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整合应法银行之间的优势。
    但是在1982年的时候,我们当时还受到一个限制,就是几年内不能够再用我们罗斯柴尔德的名字再开银行,而当时罗斯柴尔德的品牌已经传承了五代,声誉受到大家的敬仰,但我们却不能够用罗斯柴尔德这个名字来成立银行,我们当时都觉得挺不公平的,而就是它太不公平了,反而让我们更有发展的动力。

主持人:
    刚才这个例子能够多少让大家看到,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面对机遇的时候,他们是如何思考、如何决断的。其实在这儿呢我还特别想从咱们今天的档案当中,再找到几句历代的罗斯柴尔德所说过的一些话,不知道这些话语当中是否透露出他们掌握机遇的一些秘笈。比如说第一代罗斯柴尔德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蹲下、跪下是为了跳得更高。”也正是这样的一句话做潜台词,我们才看到33年的努力之后,他们才争取到了第一次为王室理财的机会。
    下面的一句是第五代罗斯柴尔德传人说的“时代永远不会因为没有罗斯柴尔德而停止前进,只有罗斯柴尔德跟着时代前进。”还有一句也特别需要提出来和大家分享,据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个祖训,“我们一定要和国王一起散步。”这个真的是我们祖训当中的一句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
    应该是吧,但现在会有些不同,这些改变的地方在哪里呢?其中有一条祖训并没有正式成文的写下来,但是基本上是我们的潜台词,就是家族的女性是不可以经商的,但是今天的话已经不是这样了,你看看我女儿,我很高兴她就是一个银行家,所以也就是说我们应该顺时而变,时代变了,那么因为我有必要撤出法国,我同时当时也理解到被国有化的银行,它之所以被国有化,与我接下来所要办的私人银行是非常截然不同的,与英国的私人银行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这两条是不同的,走的是不同的路,所以当时的国有化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整合英法之间的这些机构或者私人银行。那么同时在1982年的时候,我们当时受到限制,有几年之内不能够,再用我们的名字再开银行,所以如果说你今天是在银行业,然后你已经有了生意,当时罗斯柴尔德已经经历了五代,声誉受到大家的敬仰,然后你还不能够用罗斯柴尔德这个名字来成立这个银行,我们当时都觉得挺不公平的。也要变,这样的话你才对于你们家族的定位、对你自己的定位更加准确。

主持人:
    今天台下的各位从刚才我们分享的这几句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非常著名的语言当中,来找寻一下他们抓住的原因和秘笈究竟是什么?

邓庆旭(新浪网财经中心总监):
    就是我觉得总结是四个字,前两个字是“远见”,就像是第一代罗斯柴尔德家族,梅耶·罗斯柴尔德说的“我们无论是蹲下、跪着,都是为了更好的站起。”反映了这个家族的远见。第二个“坚韧”。

主持人:
    坚韧,何以见得?

邓庆旭:
    因为历经这么多代,罗斯柴尔德家族屹立不倒,中间的波折其实我们已经有很多都见诸媒体了,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有犹太人一种坚韧的特质。比如说跟您同一代的,跟您的祖先同一代的中国有一个红顶商人叫胡雪岩。胡雪岩我觉得他的发家历程跟罗斯柴尔德家族发家的历程其实是有很大的相似的程度的,但是现在已经看不到这个胡雪岩的这个家族的后代在商业上的一个身影了。但罗斯柴尔德家族依然活跃到现在,坚韧是很大的一个作用。

主持人:
    来,我们听听李先生您怎么判断他们抓住机遇的原因。

李柏林(精英投资董事总经理)
    刚才那几条祖训的话我们深有启发,但是我可以用另外一句,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们是手表的机理,但每个部分都是那么的重要。”

主持人:
    这句话您是从哪看到的?

李柏林:
    从罗斯柴尔德网站上。

主持人:
    这是您亲自放到网站上的一句话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
    好的,那么其实刚才他们两位的评论有一些相似之处。你说成功的秘笈到底是什么?我们这个家族所从事的领域当然需要你有很好的判断力,但前提是你要掌握大量的信息和情报,因为如果你是自我封闭,然后闭门造车的话,那肯定是不能成功的。所以对我们这一个家族来说,我们有一个传统我们会保持,也就是我们跟政府靠得很近,所以我们知道政府想什么,我们也知道公众在想什么,公众害怕什么,同时我们也和那些大公司很接近,所以我们对于他们的战略都了解得很清楚,而且我们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五,虽然我们也变得是比较保守,但是我们积累了很多的财富和其他的东西,几代人的努力积累下来,那么你的判断力肯定就更加敏锐了。

李柏林:
    我想问一下罗斯柴尔德是如何设计自己企业的生态系统来把握住机遇的。

大卫·罗斯柴尔德: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商业投资的机遇太多了,投资的机遇太多了,但是如果你整天都想着赚钱,或者你总是过于在意的话,你经常会犯错误,但是如果你愿意坐下来,去想一想,平静一下的话,你会辨别出很好的投资机会,现在金融危机接近了尾声,其实已经有很多的投资机会,我觉得最聪明的投资,就是不要过度频繁的投资,而是关键的机会去把握住,去做你真正了解的和你能够做得好的,我们应该去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而不是成为一个积极的演员。

吴晟(北京博然思维咨询有限公司客户总监):
    我想问的是,对于罗斯柴尔德家族来说,你们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尤其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你们是如何保持这个秘诀的?

大卫·罗斯柴尔德:
    最重要的是,人人都希望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但如果你要掌控你的命运的话,你所能做的其实是有限的,我们法语有一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就是你的胃口再大,也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吃下去,因为吃的太多你消化不了,我认为这适用于任何的一项业务的。你的企业可以尽可能的增长,可以一年增长10%、15%,让你的业务越做越大,越来越繁荣兴旺,但是做得太大,你可能会丧失掉你的灵魂。

主持人:
    那其实对于全球的战略而言,是不是这一刻你觉得中国的投资机会来了?对于你这次到来中国,可能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我们来听其中的一种猜测,看看这个猜测有没有道理。

李柏林:
    罗斯柴尔德一直在讲公司的发展重要要在信息获取,所以我是通过我的信息获取,了解到罗斯柴尔德这个家族来中国,可能是受到欧洲一些著名的企业厂商选择买家。

大卫·罗斯柴尔德:
    如果真的告诉你我来的目的,我今天明天会干什么,你会觉得很惊讶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员工是很不容易的,他们也非常努力,我能做的就是过来看看他们,来给他们加加油,同时和他们一起去拜访一下客户,来支持他们的工作。

主持人:
    其实人家这次来是慰问员工的,也就是说你刚才猜测的到中国来替一家欧洲著名的汽车厂商寻找买家是完全猜错了。

大卫·罗斯柴尔德:
    现在这种猜测是错的,但是明天呢,明天也许机会就出现了,对不对?所以机遇为什么这么的有美感,就是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如果你能准备预知的话,那这个生活就没意义了。

主持人:
    这个的确是让我们感兴趣的地方,机遇究竟什么时候会来,机遇出现的时候是不是我们可以出手的时候,看看下面的这段历史往事。

(播放短片)
王凯:
    诸位请看我手里这张图,是不是有点眼熟?这就是1911年泰坦尼克号出海时候的照片。想当年围绕着这艘永不沉没的船,曾经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商战,当时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都争相为泰坦尼克号提供保险,是啊,永不沉没,那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谁不想做啊。可有这么一家保险公司不凑热闹,这就是罗斯柴尔德旗下的皇家太阳保险公司,事后就有人追问罗斯柴尔德,您怎么就会有这种先见之明呢?您怎么就能做出这种反常的决定呢?这罗斯柴尔德的会轻描淡写,他说,我就觉得吧,这艘船太大了,它未必能浮得起来。您看,该放弃还是得放弃,不过这样的放弃,我们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历史上是屡屡见到,这一次一次的放弃背后是进取精神的丧失还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呢?或是罗斯柴尔德家族250年历史当中不可逾越的铁律?

主持人:
    虽然这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但是我们还真的特别想问一问,当时不去为全世界都为之瞩目的泰坦尼克号保险,真的像当年您的先辈所说的,这只船太大了,可能扶不起来,所以我们不去保险,还是说在这句话的背后实际上我们做过什么样不为人知的事情?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个原因我也不知道,我确实没有太关注泰坦尼克号这件事情的细节,我只知道确有其事,可能故事当中具体的细节不一定非常准确,但是具体的细节我就不知道了。

主持人:
    这个例子没有让我们找到他们取舍的标准。那我们再找两个事例,我们继续来打开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档案,在这当中也记录了历史上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很多次别人眼中的机遇面前,你们选择了放弃。
    第一件放弃发生在2004年的4月14日,罗斯柴尔德家族宣布退出了黄金的一个定价体系,而在之前的两百多年历史当中我们知道这个家族一直是牢牢掌握着世界黄金的定价权。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因为退出黄金定价权这个决定是由我做出的,首先这有历史的原因,黄金的价格在以往都是由我们在伦敦的银行来确定的,那么所以有人说当时所有的黄金投资的活动都是我们的办公室所操纵的。但后来我们对黄金的定价权更多的只是一个象征意义,在黄金的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家来参与了价格的制定,并不仅仅是我们在伦敦的办公室说了算,当我从我的堂兄手里接手黄金的业务后发现,其实如果你要在这种黄金行业做成功的话,你必须要做大,因为你要花很多的钱来影响市场。
    第二个原因是我认为放弃了黄金定价权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定价权和盈亏已经没有必然的联系一当时花了很多的时间向公司德人解释,我更希望把我们的业务集中在我们的核心业务上,而黄金交易与核心业务关系不大,我们即使放弃了也没什么关系,作为黄金定价权的把持者,曾经是我们家族的荣耀,但现在它们已经不是我们家族的重要业务了,所以放弃了也没有关系。

主持人:
    那还有第二个放弃,我们也非常地感兴趣,就是金融衍生品让很多人赚到了很多的钱,看到别人在从事金融衍生品的时候,你们难道自己内心没有过一种冲动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
    金融衍生品,这个太好回答了,金融衍生品是个非常复杂的行当,那么如果你有很强的实力,有非常昂贵的IT的设备,然后有非常成熟的控制风险能力,那么你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即便如此,不久之前,你知道了很多投资银行在衍生业务上也都亏了很多。所以我说只有那些大的金融机构,它才做得起这一个金融衍生品的,但是对于单独一个家族来说,你也去做金融衍生品的话就太愚蠢了。当然我知道在过去二十年,这些金融衍生品创造了大的财富,但是很多人讲金融衍生品使很多人赚了钱,却不讲过去二十年之内也有很多人失意。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您不仅仅会舍弃这些高回报但是高风险的产品,而且还会刻意的远离高速的发展,之前我和我们中国代表处的一位代表在聊天的时候,他讲到最初上任的时候特别向总部提出了一个计划,就是在两年之内让中国区的业务量扩大四倍,但是总部好像并没有批复,为什么?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们其实并不是完全想避免像您刚才说的这种高增长,我给你举一个例子能够说明这个问题,比如说我们在伦敦的办事处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在金融危机的当中我们把它撤了,然后我们要重盖一个十四层的非常昂贵的一个办公大楼,那么你觉得这是保守或者谨慎小心吗?我觉得不是,所以保守的时候应该保守,但你觉得事情该做的时候还是要去做。

主持人:
    我们又一次听到了您提到了这个关键词“保守”,事实上很多人希望赚快钱,但是你们没有刻意的去赚快钱,是因为钱已经赚得够多了,还是因为我们需要保守,让自己的脚步更稳健一点?

大卫·罗斯柴尔德:
    其实没什么大道理,其实我不是那个想这么多的人,我没有一定要用道德的尺度来衡量,只要有赚钱的机会,我们肯定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主持人:
    从罗斯柴尔德家族两百多年的发展历史来说,究竟是哪些我们该做的、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们不该做的、不可以做的?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天生就是一个顶尖的交易员、顶尖的商人,能够嗅出这些商机,但是我认为,在我们罗斯柴尔德的第一代当中可能有一点这样从商的基因吧,但是在我们后面几代里面,我们可能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对于不具备天赋的人要采用一种农夫的方式,就是要长期地去观察,然后总结出一种趋势,从而找到机会,而我们就属于这样的一种模式,我们要农夫一样去兢兢业业的去观察趋势,然后做出最好的决定。

主持人:
    我想听听在座的各位,你们从这当中读到了什么。

李柏林:
    通过放弃来聚焦,通过聚焦来沉淀,通过沉淀来造就辉煌。

翟山鹰:
    因为我也做投资银行的,我跟罗斯柴尔德先生很有同感,就是做自己看得懂的东西,做自己能够了解事情背后,全面了解所有东西的投向,对于投向的明确确定是你确定所有投资行为的根本。

主持人:
    刚才的这番话当中,是不是非常明显地透露出两个字,就是“保守”?

大卫·罗斯柴尔德:
    我喜欢你的评价。

主持人:
    大家都在说您保守,但是保守和创新之间是不是一对矛盾。

大卫·罗斯柴尔德:
    不是的,不是的,我告诉你一些我个人的事情,我做生意已经40年,今年我已经66岁了,我看到有些人,他总是想我要变得更富有,但是你要知道这总是有个限度的,你是要有自己的野心,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需要保守,这二者并不矛盾,比如我就很有野心,我希望我们的家业能够一直传承,我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加环球化,更有影响力,更专业、更发达,但是我并不是整天都在想如何变得更富有,因为一个人只能同时坐一把椅子,开一辆车,睡一张床,所以觉得财富是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如果你每天都在想着我要致富,我要致富,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保守并不意味着后退,而是谨慎地向前走。

主持人:
    在很多描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书里面常常会提到这样的一句话,就是当别人悲观的时候,往往是这个家族看到希望的时候,那么今天当很多人觉得说,金融危机对我们整个的经济有很大影响的时候,有些人信心不是很足的时候,我很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这当中看到了信心,看到了机会。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次经济危机的深度和广度都史无前例,我们整个金融秩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金融系统也重病缠身,现在的世界各地的资产的价格都在大幅下降,即使那些质量比较好的,质量相对下降地比较少,但也有了很大的下滑。所以从投资的角度看,到危机见底的时候,投资的机遇很快就要来了。

邓肯·斯帕克斯(英国驻华大使馆经济及贸易政策参赞):
   男爵先生,我也要问一个问题,那么现在由于有经济危机,各国政府都在疲于奔命,应该说这一次的经济危机是这几代人以来面临的最危险的一次,那么您觉得在这次经济危机当中,中国能够做什么贡献,从而让经济快速复苏,或者是避免以后再次发生危机?

大卫·罗斯柴尔德: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对中国不是很了解,中国现在主要的问题一个就是出口的下降,但中国又出台了一个四万亿的经济刺激方案,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这个四万亿的刺激方案就是一个目的,避免更多的人失业,尤其是要挽救一些中小型企业,不要让他们倒闭了,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初步的成效,我觉得我们应该会对中国更乐观一些,因为中国的起步很好,而且中国本身的金融体系还是比较健康的。

主持人:
    今天我们非常感谢您来到中央电视台的演播现场,带着我们一块来走进这个神秘而庞大的金融帝国。
    之前我在办事处借了一本书,叫《世界银行家》,在这本书里有这样的一句话“如果您想完全了解这个神秘的家族,那是几乎不可能的。”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对话,我不知道大家对于这个神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了解能够多多少,但是我想至少在这次对话当中,让大家纵贯250年罗斯柴尔德家族发展的历史,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世界银行家身上必须具备的一些品质和特征,我们在这里还是要特别感谢您做客《对话》,也谢谢大家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