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假话一句不说,真话不能全说  

2009-07-12 07:4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痛悼念国宝、国学大师、学界泰斗我的老师

                   季羡林先生

        昨天下午,突闻季老因心脏病突发逝世,惊得我目瞪口呆!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清醒过来,拿起电话拨通了李玉洁老人的电话!我说我是河南的凡子,李玉洁老人说:“听出来啦!”我状着胆子问:“季老真的走了?”李玉洁老人说:“我也是刚刚知道啊!······”听得出,老人已经哽咽啦!

   昨天下午到晚上, 我完全沉沁在悲痛之中!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有想到!

   去年5月18日至今年5月31日,我先后几次去301医院看望李玉洁老人。就在5月31日那天上午10点,我和李玉洁老人说好,今年8月季老诞辰纪念日的时候,我陪她一起去给季老祝寿,再听听老人家对我拙著《宇宙易景》的建议,可现在季老去了!······

    噩耗也惊闻,

    阴阳两离分;

    天人虽合一,

    毕竟两界人!

我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那是1998年5月18日,当时我住在北京西郊门头沟区大裕的一个小区,当时是南德集团的宿舍区。

 这天,我收到了北京大学季羡林办公室给我的来函。我打开一看,是李玉洁女士代表季羡林先生给我写的。因为

在此之前大约一个月,我把起草好的《宇宙易景》“致读者”的内容,以及该书的拟定目录部分,寄给了季羡林老师,并附上一封信,说明我要创作《宇宙易景》的意图,要求季老给与指导(那时候我拟定书名为《宇宙论》)。

当时我还没有个人电话,就迅速去到值班室(有电话),拨通了季老办公室电话。李玉洁主任(当时的季老办公室主任)接了电话。我说:“非常感谢,您代表季老给我的信收到。”李玉洁主任说:“北大百年校庆刚过,他
(指季老)身体不好,还要赶写许多书;他说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提前几年,如果不是他年高事烦,他一定和你一起做好这件事情。”不是年龄、身体的原因,季老要和我一起做好这件事情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李玉洁主任最后说:“他让我转告你,让你一定把这件事情做好。”

十年之后,2008年5月13日上午,我带着《宇宙易景》的书稿在北京301医院的病房中见到了李玉洁主任,此时的她已是80多岁的老人啦!然而,思维清晰,目光明亮的她,仍然不带眼镜就可以读我的书稿,我十分吃惊。令我更为吃惊的是:李玉洁老人对十年前我们那段在电话上的对话仍然记忆犹新!老人对我十年后真的写成此书是又惊又喜,她说:“想不到你还真写出来啦!”我没有回答······!

 老人说:“你来的突然,事先没有说,那边(指季老在301医院住的那边)不好去,要约定、消毒等过程,我这样亲近的人也不好过去!”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实际上,李玉洁老人还是很细心的。她可能是怕有人冒名顶替吧,提出要看看当年她给我的亲笔信!我说,几经搬迁,信的内容已经被家人弄丟。她说,有信封也行。我后来就把信封拿去给她看,她看后说:还行,信封没丢!看到南(怀瑾)老师给我的信说:“可不要丢了,可是宝贝!”也许,这是对我丟信的委婉批评吧!

关于书稿的事情,老人说:“我住院几年,和出版社的人都不联系啦。你去找社科出版社吧,就说我说的。”季老生前在李玉洁女士任办公室主任时期,季老作品的处理大都经老人之手办理吧。在见到老人之前,我实际上已经和中国社科出版社的一位姓郭的主任编审保持着联系。当我从301 医院出来时候没有和这位主任联系上,当这位主任回音后,因为种种原因,我已经坐上回河南的列车啦!

“东方文化善综合、西方文化重分析”,季老的这句话,虽然不是诱发我创作《宇宙易景》的全部原因,但是这句话使我明白了东、西方文化的真义,是我创作《宇宙易景》的指导思想之一。

现在,大师仙逝,我没能聆听到大师对此书最后的批评性意见或建议,虽然书他已经看到!

正当我在悲愤之中不能自拔时,又闻噩耗: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任继愈大师和季老同一天仙逝!两位大师,同是山东人,一天谢世!真是无独有偶,祸不单行昨日行啊!

季老师说过:“假话一句不说,真话不能全说。”这是老师的品性,这品性是社会造就的,还是老师天生的?我真想研究一番!“假话不要说,真话不能说”,面对季老的真话,总理能说些什么呢?为人难,为官更难,为老百姓是既苦又难啊!

老师还说过这样的话:“划上右派的人都是好人,但是没有划上右派的人不一定不是好人;我蹲过牛棚,至少说明我不是坏人;但是,我没有划上右派,说明我还不是一个好人。”这也算老师的自我鉴定吧。

谨以此文悼念我最尊敬的老师!

在神仙世界,老师也不要把真话全说啊!

祝老师一路走好!祝两位大师、两位老乡携手而去!

2009年7月12日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