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宙易景

五元来回无障碍,三界内外自由行;纵横宇宙无限趣,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关于我

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遣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七十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网易考拉推荐

1 马军说牟案   

2009-04-01 18:1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作者:杨耀继(yangyaoji) 2007-07-12 22:17:57 :13 :10   

 

1999年开始,时任云南经济管理学校教务科长的我——杨耀继,给全校学生开设了一门名为《中国当代著名企业家评析》的选修课。 

牟其中因为经历复杂,并且数次坐牢又无罪释放成为我和我的学生论说的重点。那时候牟其中已经被媒体描绘为诈骗犯。我们虽然不认同民企原罪说,但确实认为许多企业家创业之初不规范操作屡见不鲜。牟其中没有高官背景,家产早已被充公,短短十年就成为中国首富确实让我们怀疑。何况吴戈的《大陆首骗牟其中》共列出牟其中诈骗案例十余个。我们没有足够资源来一一核实,于是就把牟其中当作诈骗犯来看待了。奇怪的是,97年“首骗”就出版了,牟其中公然没有被及时拿下。99年他总算进去了。年底审判,罪名确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信用证诈骗”,吴戈指控的十多项罪名并没有在列,我寻思是武汉中院枉法还是吴戈诽谤。当然后来事实清晰了,武汉中院枉法的同时,吴戈也诽谤了。主审牟案的法官被捕入狱,与牟其中一起关在洪山监狱。吴戈却销声匿迹,不敢示人。“信用证诈骗”案涉及湖北轻工集团、中国银行湖北分行、交通银行贵阳分行、南德集团、香港东泽公司等多家单位,犯罪嫌疑人有何君、王向军、夏宗琼、姚红、牟臣、李建平、牟其中、等多人,但却只有南德集团和牟其中被追究了刑事责任,王向军却因北京的一个电话强行释放了,王向军成了最牛的罪犯!导演了整个诈骗案,却安然脱身离开中国。 

2002年,离奇的另一幕上演:随洲中院在民事审判中判定牟其中和南德集团与信用证诈骗案(纠纷)案无关! 

带着系列疑团,我和我的学生给武汉中院、湖北省政府写了申诉信,依法行政和给老牟人道待遇。也给重庆市长、四川省领导(听说他与牟合不来),万州区长写了信,家乡人遭遇不测,能否伸出援手相救。我们还给狱中的牟其中表达了我的关注、怀疑和问候。但我们的信好比寄向了大海,了无回音。 

我的企业家系列讲座坚持了多年,我担任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后,又主持和主讲了“经管讲坛”,邀请云南知名的郑益生教授、苏升乾教授、金子强教授、熊思远教授、董云川教授、张远贵教授、蔡朝东老师等数十人到高校做了百场讲座。我也因此结识了马军律师。马军律师毕业于北大经济系,曾入选“首届中国十佳律师”,担任楮时健的辩护律师为他保住了命。我邀请了马军律师在云南师范大学建设路校区和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讲了两三次,他讲的是中国法制建设的问题,抱怨法制环境差,并专门谈论了牟其中案,断言说“法制环境改善了,牟其中也就出来了”、“牟其中错在太狂了,和当权者作对”、“这是……的天下啊”。他故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其不醒”状。正是那时候,我才知道马军曾经是牟其中案子的辩护律师。但是他说他在法庭上几乎没有机会发言,所谓“罪证”也没有出示给律师,显然有“法外因素”,那不是正常的审判程序,几乎只是法官自编自演,走走过场而已,判决结果也是外界早已传说中的无期。那是我第一次听法律专家质疑牟案。 

2002年我决意成立“牟其中案重审”工作室,这在当时是需要政治勇气和道德勇气的。我的朋友都相信牟其中就是骗子,因为媒体都这样说,人云亦云吧!再则,大家担心我没把牟其中搞出来,却把自己搞进去。 

我还是团结了好些研究生和博士生,有华东师大何爱国博士、山东科大教师付刚、云南社科院字紫龙,但不久大家就没兴趣了。云南曲靖一位中学教师是多年牟其中迷,收集了好多信息,最先热血沸腾,数月后借口太忙,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留下来的核心只有云南信息报记者余开顺(余怀博),昆工学生李崇明,还有我。我们先去震序律师事务所拜访了律师马军,他认同我们对牟其中案的判断,但觉得我们无聊,纯粹是吃饱撑着,做无用功。他语重心长的说,这是中国啊!马军长得膀大腰圆,一身豪气,却表露出一脸的无奈,爱莫能助! 

马军后来参加云南教育厅成立的大学生思想教育专家组,到各高校巡回演讲,讲法制建设,一般都要说起牟其中,但恐怕也就说说而已了。 

余开顺、李崇明和我,利用我们的资料优势,和各大媒体联络,《南风窗》云南籍记者尹鸿伟,约着见面几次都没有下文。记者刘阳倒是把夏宗伟的电话告诉了我。《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给我打过电话,但似乎他对我的说法并不满意。《南方都市报》记者跟我联系时我正在上课,也管不了那么多,吹了一个多小时,硬是搞了个教学事故,被扣了两百多块钱。我批评了牟其中案中媒体的负面作用,记者稍做辩护又作无奈状。那时候我没有理解,后来听到程益中案发,我才知道做记者不容易。在事实和强权之间保持平衡是多么的困难,进去几年的怕不在少数。 

我们做了南德集团网站,在百度开辟了牟其中吧,和新闻界一起为牟其中案重审鼓与呼,写出了二十万字的牟其中传记。 

也许正如马军律师所言,我和我们不会成功,但是毕竟我们努力过。我和我们告诉大家,历史不是几个人可以扭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